1. <dd id="dvnsj"><track id="dvnsj"></track></dd>

          <em id="dvnsj"><object id="dvnsj"></object></em>
          您的位置:首頁 >數據 >

          南方航空每天虧損4500萬 “快樂飛”產品體驗差或難言“快樂”

          2020-09-21 16:12:30    來源:中國網財經

          日前,南方航空發布的半年報顯示,公司上半年實現營業收入389.64億元,同比下降46.58%;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虧損81.74億元。受疫情影響,旅客出游需求不足,客運運輸量大幅減少,公司客運收入同比大幅減少。

          對了緩解疫情對經營帶來的壓力,南方航空采取了諸如“客改貨”、推出“快樂飛旅游套餐”等自救措施。不過記者注意到,多位消費者吐槽“快樂飛”存在兌票難、系統開小差、體驗差等問題,兌換過程難言“快樂”。

          除南方航空外,還有多家航司也紛紛推出旅行套餐等相關產品。對此,專家表示,這些產品確實能夠給航空公司帶來一定的現金流量。不過,對于大的公司來說也僅是杯水車薪,只能緩解“瞬間”的資金壓力。

          上半年營收同比下降46.58%

          南方航空近日發布了2020年半年報,數據顯示,公司上半年實現營業收入389.64億元,同比下降46.58%;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虧損81.74億元。

          上半年,南方航空主營業務收入379.68億元,同比減少47.02%。其中,客運收入287.93億元,同比減少56.12%。對此,公司解釋表示,主要是受疫情影響,旅客出游需求不足,客運運輸量大幅減少所致。

          報告期內,南方航空可用座公里(ASK)同比下降48.35%,其中國內、地區、國際航線ASK分別同比下降38.22%、84.05%、69.40%;旅客周轉量(按收費客公里計算)同比下降57.84%,其中國內、地區、國際分別下降49.43%、89.82%、75.20%;載運人數為3372.42萬人,同比下降53.66%;平均客座率為67.47%,同比下降15.18%。

          貨運方面,南方航空上半年貨運及郵運收入76.67億元,同比增加73.89%,公司表示,主要為受疫情影響,貨運需求尤其是國際貨運需求旺盛所致。其中,國際貨運及郵運收入67.92億元,同比上升99.59%。

          此外,南方航空稱,公司搶抓貨運增收機遇,全面提升貨機利用率,積極組織客改貨航班3771班。報告期內公司實現客改貨貨運收入16.42億元。

          對于未來經營情況,南方航空指出,報告期內,新冠疫情在全球持續蔓延,對航空運輸業造成嚴重沖擊。隨著國內疫情逐步得到有效控制,二季度以來,國內航空需求出現回暖趨勢。但與此同時,境外疫情形勢依然嚴峻,國際航空整體需求恢復緩慢。鑒于疫情對航空運輸業以及全球經濟造成的巨大沖擊,公司預測年初至下一報告期期末的經營業績會受到重大不利影響。

          不過,南方航空也表示,長遠來看,本次疫情預期不會對公司長期經營和核心競爭力產生重大不利影響,公司將利用國內經濟復蘇的有利時機,采取多種措施,盡量減少疫情對公司造成的不利影響。

          推出“快樂飛”產品體驗不“快樂”

          年初以來,新冠肺炎疫情對民航業造成巨大沖擊,航班大量取消,經濟效益大幅下滑,航企面臨巨大經營考驗。據民航局發布的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全行業共完成運輸總周轉量319.1億噸公里,為去年同期的50.8%。完成旅客運輸量1.5億人次,為去年同期的45.8%。利潤方面,數據顯示,二季度行業虧損342.5億元,較一季度減虧38.5億元。

          中國網財經注意到,除了南方航空外,包括國航、東航、海航、春秋航空、吉祥航空等多家A股上市航司上半年實現的營業收入與去年同期相比出現不同程度的下滑。

          為應對疫情沖擊,航空公司紛紛采取“自救”措施,包括“客改貨”、推出“隨心飛”系列產品等。

          對于“隨心飛”等相關產品可能帶來的效益,中國民航大學航空運輸經濟研究所所長李曉津對中國網財經表示,航司每運輸一名旅客,要支付燃油費、機場旅客服務費、機場安檢費、餐食費、訂座系統費等,大約是票價的10-15%左右,如果票價800元,則該成本為100元左右。若隨心飛產品總價為1000元,則只要旅客乘機次數不超過10次,航空公司就有“旅客利潤”。如果航司現金流很緊張,這個收入更有價值,不是效益,勝過效益。

          中國民航管理干部學院教授鄒建軍對中國網財經表示,隨心飛”產品的確能夠帶來一定的現金流量,不過只能緩解“瞬間”的資金壓力,因為這點收入對大的航空公司而言,實在是杯水車薪。

          記者注意到,南方航空的“快樂飛”旅行套餐于7月28日正式開售,定價3699元,不限航班、不限時間、不限年齡,購買者可在有效期內使用南航APP不限次數兌換南航國內航班(港澳臺除外)經濟艙機票,周一至周日均可兌換出行,公司每天共提供的供旅客兌換的座位為不少于2萬個。7月31日,南方航空表示“快樂飛”產品已于7月30日售罄。有媒體報道稱,據已購買到套餐的旅客根據訂單號推測,南方航空已經賣了超過30萬套。

          8月12日,南方航空“快樂飛”旅行套餐開始兌換。多位消費者表示兌換過程出現乘機人無法添加、系統開小差、航線售罄等讓人“不快樂”的情況。有網友在微博吐槽稱“明珠倉、頭等艙、全價經濟艙,一點都有乘機人,快樂飛死都出不來乘機人”,還有網友表示“南航快樂退、南方糟心兌”等。而當天關于南航“快樂飛”的話題,也被送上了熱搜榜。

          不只是南方航空,在社交媒體和投訴平臺上,多家航司“隨心飛”產品無法訂到熱門航班、產品無法退訂、限制條件多、有余票卻無法訂票等問題十分普遍。消費者表示體驗感差。

          那么航司應該如何做來提高消費者體驗感呢?對此,李曉津表示,航司售票前要把相關限制介紹清楚,適當降低旅客期望值,在此基礎上盡可能滿足消費者需求。另外針對部分旅客需求,推出高端隨心飛產品,比如公務艙、頭等艙的套票產品,解決旅客需求的同時增加自身效益。

          鄒建軍認為,航司要重新審視當前的“隨心飛”產品所設定的目標市場是否清晰、或在促銷過程中是否容易引起消費者誤解、或是在實際應用中是否存在與資源配置的不一致性等諸多問題,重新思考產品的定位與目標市場消費行為之間的適應性。

          中國網財經注意到,疫情期間,推出“隨心飛”等產品的航司已有十余家,那么“隨心飛”產品所帶來的收益對航司第三季度或者整個下半年業績的提升能否起到明顯的推動作用?

          李曉津表示,由于航司對此類產品銷售量有所控制,防止沖擊正常售票。如果售出10萬套,每套2000元,總額2億,即使全是收益,對年收益突破1000億元的航空公司貢獻有限。

          鄒建軍也表示,不會起到明顯的推動作用。不過他認為:“當前這些產品的規模并不大,但在這些產品帶動下的營銷組合仍然是各航司尋求復蘇的主要路徑。”

          截止發稿,南方航空并未就上述相關問題回應記者的采訪需求。(張紫祎)

          關鍵詞: 南方航空 快樂飛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