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d id="dvnsj"><track id="dvnsj"></track></dd>

          <em id="dvnsj"><object id="dvnsj"></object></em>
          您的位置:首頁 >聚焦 >

          “貼牌”生意盛行 品牌商品授權年收超十億元!

          2021-10-15 13:18:12    來源:北京日報

          “貼牌”生意盛行,南極人、仁和成“領軍”……消費者權益咋保障?

          “拿到吊牌后,你價格定多少都可以。”小方很自信地推銷自己的業務。

          小方是一個中介,不過不是賣房子的,而是賣品牌授權的,俗稱“貼牌”業務。在他的朋友圈內,有各式各樣的品牌授權廣告,主要是服裝,還都是消費者耳熟能詳的品牌。北京日報記者調查發現,如今,這種生意非常普遍,不僅是服裝,還有醫藥等多領域,都廣泛存在著類似現象。

          產業

          品牌商品授權年收超十億元

          南極人依靠品牌授權“無本萬利”的故事,早已是家喻戶曉的商海傳奇。打開電商臺,搜索南極人的店鋪,有幾十家之多,手機刷了十幾屏,還沒刷完。除了起家的內衣,南極人還有家紡、戶外、男鞋、童裝、小家電,甚至食品等。

          而且,南極人旗下還有卡帝樂鱷魚、精品泰迪、PONY等其他子品牌。數據顯示,2012年,街面上就已經沒有南極人的直營店。僅2019年,南極人通過品牌授權,收入就達到了13億元。

          于是,記者以棉衣生意急需品牌合作為由,加了小方的微信,第一個咨詢的品牌就是南極人。小方很爽快地說:“南極人合適,現在抖音、拼多多最火,都可以做。”他說,做貼牌生意的,都是通過電商渠道銷售。前幾年,是淘寶、京東最火爆。最,抖音和拼多多成了后起之秀。

          記者問另一個著名內衣品牌能不能貼牌,小方說,也能,但是授權費太貴,他不做。他還簡單描述了一下具體的授權流程。首先,雙方進行意向溝通。然后,小方要對記者的工廠進行生產資質審核,要達到一定的工廠驗收和產品質量標準。接著,就可以繳納品牌授權費,簽訂協議了。

          “南極人現在的授權費是4000元,外加3000套標(吊牌),授權用到明年年底。標(吊牌)的價格,棉衣1.8元一個,棉褲1.7元一個。”至于掛上南極人商標(吊牌)后,記者賣什么價,小方表示,“隨意”。

          在小方的朋友圈,記者還看到了卡帝樂鱷魚、啄木鳥、彬伊奴等服裝品牌的授權廣告,而且他說“門檻不高”。

          比小方更神通廣大的,還有一些專職品牌授權的網站。記者看到一家網站聲稱,其授權的品牌涵蓋家紡、家居、內衣、男裝、女裝、鞋品、母嬰、童裝、服飾配件、箱包、戶外、居家日用、個人護理等十幾個類目。網站給出的授權費從0到2萬/年不等。標費0.25元/個到2元/個不等。

          客服告訴記者,有些不收授權費的品牌,對商標起定量是有要求的,比如一次至少要定10000個以上。

          另一個網站上的宣傳資料中,記者看到了更多聲稱可以做貼牌生意的熟悉品牌,比如:恒源祥、富貴鳥、北極絨、俞兆林、皮爾卡丹等等。

          探究

          藥企踏足貼牌轉戰化妝行業

          生意不僅是在服裝行業,醫藥、保健品也是另一個貼牌盛行的行業。被稱為“醫藥南極人”的就是仁和。

          在電商臺搜索仁和,也可以看到五花八門的產品,涉及醫藥、食品、器械甚至化妝品等等。其實,更加方便的是,到仁和的官網去查詢。

          記者事先做了功課,但實際操作起來,還是沒想到,仁和有如此多的官網。除了仁和集團和仁和藥業的官網,還有旗下各制藥企業的官網。此外,旗下其他品牌,如婦炎潔、優卡丹、閃亮等也有官網。更多信息,在仁和旗下商業公司的官網。

          在仁和商業公司之一——仁和聚和大健康的官網,可以看見仁和已經涉足個人護理、美妝護膚、滋補保健、食品飲料、醫療器械五大領域。而且這個網站,主要就是在介紹其大健康加盟產品類目。

          和南極人類似,仁和大健康也有很多子品牌,比如藥都仁和、仁和匠心、安親寶貝、一健傾馨等等。而這些大健康加盟產品,也是主要在網絡臺上銷售。他們把電商、微商、網紅等作為主要的招商加盟對象。網站自己也宣傳,仁和大健康產品已經打造出多個天貓類目第一。其中包括仁和老北京足貼、仁和159代餐粉、仁和天山雪蓮抑菌凝膠等。

          記者發現,網站最新推薦的加盟產品,都是化妝品。在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的網站上,有一個國產非特殊用途化妝品備案服務臺。以“仁和”為關鍵詞,可以查到600余條化妝品信息(部分已注銷)。每一個仁和化妝品,都能查到其生產廠家,生產廠家會有一個備注,其中有不少寫的備注是“自主生產”。也就是說,這款化妝品雖然掛著仁和的商標,但是由另一家企業自主生產。

          記者又利用天眼查,查詢這些生產廠家與仁和的關系。

          自主生產“仁和匠心眼部精華乳”的“奧俐萊雅(廣東)家化科技有限公司”,與仁和集團,通過其他科技和投資公司,有一些關聯。

          自主生產“仁和匠心黑頭導出膜”的“廣州詩妃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與仁和集團,通過參股和投資,有些關聯。

          自主生產“仁和匠心海藻植物面膜”的“廣東粵妝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與仁和集團,沒有查到關系。類似的情況,還有很多。

          建言

          不能牌子一貼不管產品質量

          仁和聚和大健康的官網,如此自我宣傳:“一線品牌,深受消費者認可,產品溢價能力強,轉化率高。”而在仁和新零售的官網,他們自己描述:“新興品牌藥都仁和、仁和匠心、一健傾馨等,提供仁和OEM、仁和貼牌、仁和代加工,一條龍一站式業務合作服務……”OEM,一般是由品牌方提供品牌,設計產品,廠家生產。

          不管是OEM、貼牌還是代加工,消費者看到的產品都是仁和的品牌標識。記者注意到,仁和匠心和藥都仁和,雖然品牌名稱不同,但都使用仁和集團標志的紅白兩色標識。在電商臺,盡管產品上印著仁和匠心和藥都仁和,但多數商家還是在宣傳頁面上強調“仁和藥業”四個字。消費者對這些產品背后與仁和集團的關系,很難知曉。

          北京鼎臣管理咨詢有限責任公司創始人史立臣告訴記者,年來,由于經營壓力大等因素,很多企業走上了賣授權、做貼牌生意之路。“大家都看見南極人了,靠貼牌生意凈利潤高,成本幾乎沒有,很多企業都在學。”以仁和為例,以前靠著大規模的廣告投入,打出了品牌知名度,溢價能力強,很自然地也走上了這條路。

          而且,史立臣透露,現在有專門的中介,去公關品牌企業,“他們去告訴品牌企業,有這么一種賺錢的方式,想方設法讓品牌企業賣授權,然后他們去賺中介費。”

          史立臣說,貼牌在法律層面是不違法的,關鍵是如何在授權的同時,繼續控制質量。“不控制質量,消費者不滿意。消費者不管你是貼牌還是代加工,消費者只知道買的是你這個品牌。品牌美譽度下降,最后溢價能力越來越低,品牌就越做越爛。”

          南極人的口碑就已經出現了微妙變化。反映在市場上,今年上半年,南極電商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較去年同期下降42.85%。

          “南極人已經沒有主業了,他的主業就是賣授權。但是仁和這樣的藥企還有主業制藥。所以尤其要注意質量,不然授權的產品越來越多,越來越雜,質量控制不住,最后影響到主業的口碑,得不償失。”

          史立臣認為,授權不能牌子一給,就撒手不管,“貼牌在一定程度上,是沒問題的。但是品牌企業要有專門的部門,去管理貼牌產品的質量。每批次抽檢,這是必不可少的。產品在宣傳上,也必須有把控,做到口徑一致,不夸大。”(記者 孫毅)

          關鍵詞: 貼牌生意盛行 品牌商品授權 年收 超十億元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