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d id="dvnsj"><track id="dvnsj"></track></dd>

          <em id="dvnsj"><object id="dvnsj"></object></em>
          您的位置:首頁 >金融 >

          要想與國內銀行形成競爭 外資銀行如何破解“水土不服”尷尬

          2022-02-18 10:27:53    來源:城市金融報

          外資銀行渣打暫停接受信用卡申請,一時震動業內。渣打中國因何暫停這類業務,未來重啟的幾率有多大?要想與國內銀行形成競爭,外資銀行要在哪些方面發力?

          繼兩家民營銀行停辦現金業務后,日前,渣打集團旗下的渣打銀行(中國)有限公司對外發布通知稱,將暫停辦理信用卡。

          渣打在華信用卡業務摁下暫停鍵

          通知顯示,渣打銀行目前已經暫時關閉了信用卡網上申請服務。同時自2月20日起,該銀行將暫時停止接受來自其它渠道的新信用卡客戶申請。這也意味著,渣打銀行關閉了所有申請信用卡的渠道,消費者暫時無法申請該銀行的信用卡。

          為澄清可能的誤解,渣打中國繼而表示,待信用卡申請渠道優化完成以后,該行將重啟信用卡的申請。重啟申請的時間和具體安排將另行公告。在此期間,該行現有信用卡客戶的日常用卡和到期續卡,將不受任何影響。

          有業內人士認為,渣打銀行調整信用卡戰略或與內部合規問題有關。2月9日,中國人民銀行上海分行公布的行政處罰決定書顯示,渣打銀行因違反信用信息查詢相關管理規定,被處以罰款人民幣230萬元,限期改正。此外,時任渣打銀行零售信貸部(個人金融信貸部)(中國)信貸總監陳燕來,對該違法違規行為負有責任,被處以罰款人民幣10萬元。

          據了解,渣打銀行對信用卡業務的策略調整早有端倪。

          渣打銀行于2021年7月1日起對信用卡積分政策進行調整,壓降了單個信用卡賬戶的年積分總額;境內線下每消費1元人民幣獲3積分調整為1元1積分;針對美元信用卡,每消費1美元獲10積分調整為1美元獲7積分。

          對渣打銀行信用卡的積分價值“縮水”的調整,不少持卡人在論壇交流中認為是在“趕客”。

          外資銀行調整在國內的個人業務戰略并非渣打獨家。2021年4月,花旗宣布將對其全球個人銀行業務進行重組,在包括中國市場的13個全球市場中,花旗將尋求退出個人業務的計劃。其中即包括財富管理、信用卡、個人信貸在內。

          對于國內信用卡持卡人來說,花旗、匯豐、渣打和東亞銀行是熟悉度較高的外資銀行。實際上,國內銀行的信用卡業務也向外資銀行多有借鑒。2003年12月,花旗、匯豐獲得銀監會批準,可以在內地發行雙幣信用卡。2004年,花旗銀行與浦發銀行合作,匯豐銀行與交通銀行合作,分別組建了信用卡業務。2006年11月16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外資銀行管理條例》公布,外國銀行轉制為當地注冊的銀行法人后,可以發行人民幣信用卡。2008年12月,東亞銀行推出首張人民幣信用卡,成為首家在中國獲批準發行人民幣信用卡的外資銀行。

          而直到2014年6月,渣打銀行才首次發行銀聯人民幣信用卡,成為繼東亞銀行、花旗銀行、南洋商業銀行之后,境內第四家發行銀聯人民幣信用卡的外資法人銀行。“本土化”程度有待提高

          對于渣打中國暫停接受信用卡申請的原因,銀行業界人士多歸結為市場因素:信用卡市場競爭愈發激烈。

          某業內人士表示,信用卡市場已經進入存量時代。國有大行、股份制銀行在信用卡市場打法多樣,市場競爭力很強。

          資深信用卡研究專家董崢認為,除了上述通知中的原因外,最主要的原因是“不掙錢了”。在董崢看來,“不掙錢”的表現在于:第一、本土化程度不夠,不夠接地氣。“在很多人的眼里,可能很少知道渣打銀行推出的信用卡。”董崢表示,目前國內市場的信用卡市場非常廣闊,但外資銀行在信用卡的宣傳、服務等方面,沒有與國內市場關聯,缺乏本土化特點;第二、市場定位的問題。外資銀行信用卡業務普遍定位中高端客戶,且也有很多國內本土銀行搶占中高端客戶市場,所以外資銀行獲客成本和壓力也比較大。如渣打中國目前推出了“臻程”“真逸”兩種系列信用卡,其申請的條件中有“稅前月收入不低于人民幣10000元。”“這在普通市民來看,或許有很多人都達不到要求。”董崢稱,在上述因素影響下,其利潤正在日益下滑。

          雖然渣打銀行表示將會“重啟信用卡業務”,不過,在董崢看來,其重啟的機率或許會很小。“信用卡業務現在越來越難做,暫停后再做或許更難。”在董崢的觀察中,目前國內很多中小銀行也面臨著信用卡難做的問題,甚至也有很多有意暫辦的意向,只是沒人愿意公開而已。

          除渣打銀行外,匯豐銀行的信用卡業務開展也并不順利。據悉,匯豐銀行在國內在2021年上線的近20套信用卡產品,不到一年時間僅剩下8套。這意味著在國內銀行信用卡產品的擠壓之下,外資銀行信用卡業務面臨困境,發展空間十分有限。

          一位信用卡行業人士表示,在國內信用卡市場起步階段,信用卡產品設計、審批模型、積分體系等,向外資銀行借鑒了很多國外市場的成熟經驗。外資銀行在國內的信用卡市場受限于網點布局、客戶資源等,難以提升客戶覆蓋面,盈利能力不足。

          據了解,伴隨國內金融數字化經濟轉型,外資銀行也積極探索與互聯網經濟接軌。如2017年7月,東亞銀行與攜程合作,東亞攜程白金信用卡正式上線,2018年5月推出了東亞去哪兒白金信用卡。攜程旅行App、去哪兒App上線了申卡渠道。2018年9月,京東金融與匯豐銀行聯合推出的匯豐京東鉑金會員聯名信用卡上線,這是匯豐銀行在中國大陸地區的首張聯名卡產品。

          有業內人士認為,外資銀行信用卡業務的暫停并非是壞事,也有利于銀行集中資源拓展其他業務,進一步夯實自身優勢。(宗禾)

          關鍵詞: 國內銀行 外資銀行 如何破解水土不服尷尬 外資銀行要在哪些方面發力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