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d id="dvnsj"><track id="dvnsj"></track></dd>

          <em id="dvnsj"><object id="dvnsj"></object></em>
          您的位置:首頁 >金融 >

          中小銀行:合并重組能否達到整合金融資源 提升風險防控能力的目的

          2022-02-17 10:14:57    來源:城市金融報

          統計數據顯示,自2020年以來,已有20多家中小銀行完成合并重組。合并重組對中小銀行有哪些好處,能否達到整合金融資源、提升風險防控能力的目的?競爭加劇,中小銀行發展方向在哪里?

          抱團取暖,兼并重組——總資產規模80萬億元的4000家中小銀行,正經歷著新一輪蛻變。統計數據顯示,2020年以來,已經有20多家中小銀行完成或正在經歷合并重組。

          一年“消失”20多家中小銀行

          統計顯示,自2020年以來,有20多家中小銀行合并。2022年1月26日晚間,中原銀行發布公告,當日,該行與洛陽銀行、頂山銀行、焦作中旅銀行訂立吸收合并協議。根據吸收合并協議,此次吸收合并的對價為284.7億元,均將以分別向售股股東發行代價股份的方式支付,約合每股2.14元。

          不僅在河南,遼寧、山西、四川等省份的多家城商行也開啟了整合重組。例如,2021年9月29日,中國銀保監會發布公告稱,同意遼沈銀行吸收合并營口沿海銀行、遼陽銀行,并承接營口沿海銀行、遼陽銀行清產核資后的有效資產、全部負債、業務、所有網點和員工。

          除了城商行之外,農商行和村鎮銀行也多有合并動作發生。例如,2021年8月,在綿陽市涪城區農信社、綿陽市游仙區農信社和四川安州農商銀行的基礎上,新設合并組建的綿陽農商銀行開業。2020年7月,陜西銀保監局批復陜西榆林榆陽農商行和陜西橫山農商行以新設合并的方式發起設立陜西榆林農商行等。

          上述銀行合并的模式有兩種:吸收合并與新設合并,二者核心的區別在于,合并后存續的主體不同。

          “我們曾參與數起中小銀行合并重組。一般來看,規模不同的中小銀行,需結合自身實際情況選擇不同的合并路徑,不過最終的目的均是達到整合區域內金融資源、提升抗金融風險的能力。”大成律師事務所中國區董事局董事、高級合伙人王立宏表示。

          可以預見,中小銀行合并潮仍將在2022 年 繼續。植信投資首席經濟學家兼研究院院長連認為,中國信貸體系具有“兩頭大、中間小”的特點,即國有大型銀行和全國股份制銀行具有較強的信貸能力,而多數地方法人銀行實力薄弱。中小法人銀行兼并重組后,可以較好地填補金融服務空白,有助于緩解中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現象。

          高風險中小銀行數量較多

          2021年第二季度央行評級結果顯示:有10%的城商行機構為高風險機構。農合機構(包括農村商業銀行、農村合作銀行、農村信用社)和村鎮銀行風險最高,高風險機構數量分別為271家和122家,數量占全部高風險機構的93%。

          在分析中小銀行風險成因時,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曾剛表示,年來,中國經濟進入了增長速度換擋期、結構調整陣痛期、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的“三期疊加”階段,部分企業的利潤難以產生足夠的現金回流以覆蓋融資成本,這意味著銀行的信用風險持續上升。

          部分中小銀行劣變為高風險機構的重要因素還在于,開展的地域范圍相對狹窄,如果區域經濟調整劇烈、經濟下行壓力大,必然造成銀行風險的上升。

          此外,中小銀行治理結構上存在顯著的失衡,實際控制人通過“代理人”控制金融機構關鍵崗位、建立特殊決策渠道等方式刻意規避、架空公司治理和內部控制機制。這也是部分中小銀行發生風險的原因之一。

          “董事的獨立和專業欠缺,部分股權董事專業不足,獨立董事不敢、不愿、不能獨立履職。少數機構將董事會的法定職權違規授予董事長個人,存在‘一言堂’傾向。個別機構董事會形同虛設,對風險管理、關聯交易等重大問題的決策監督流于形式。發展戰略不審慎,一些機構發展戰略粗放激進、偏離主業,盲目追求短期業績,后期形成大量不良資產。”2021年12月31日,中國銀保監會發文稱。

          下一步對高風險機構的處置將更加趨嚴。中國央行金融穩定局局長孫天琦表示,要真正按照《商業銀行資本管理辦法》,(商業銀行)資本充足率越低,監管措施要越嚴;要建立具有硬約束的早期糾正機制,強化“限期糾正”約束力,做到“不糾正即處置”。

          應聚焦主責主業

          中國中小銀行的數量眾多,目前大約4000家,資產總額占到整個銀行體系的28%左右。該類金融機構的發展與各地區的經濟密切相關。

          年來,監管部門進一步明確了中小銀行的發展方向:中小銀行、地區的銀行需在本地發展,不能在全國各地開展業務;聚焦小微企業和“三農”以及個人金融服務,滿足當地企業和居民的金融需求等。

          但隨著政策支持普惠金融業務的發展,國有大行憑借低利率貸款不斷下沉,對中小銀行的業務產生了很大的沖擊。中小銀行在資本、客戶、支付系統、跨業和IT隊伍上,都處于弱勢。

          “中小銀行未來發展的方向是聚焦主責主業,并充分依托下沉鄉村的比較優勢,與當地產業進行深度融合,形成了一些富有本土特色的小而美銀行。”中原銀行首席經濟學家王軍稱。

          一位接監管人士認為,在國有大行的擠壓下,中小銀行如何利用數字化做出特色是一個難題,但這類銀行服務當地居民、當地中小企業的定位不能亂。中小銀行不要想著壘大戶,一旦踩中一單爆雷項目,可能會出現致命的危險。將中小銀行的業務限制在本地,鼓勵它們做小微客戶,實際上是保護。

          表示,中小銀行的發展定位、公司治理、人力資源、業務結構、風險化解等幾乎所有方面,都與地方政府存在千絲萬縷的聯系。連認為,當前中小銀行最急需解決的問題是,在堅持地方管理和監管的前提下,如何合理、合情、合規地定位和處理好與地方政府的關系。在此基礎上,中小銀行需要走上“專精特新”發展之路,發展成精品銀行。 陳洪杰

          關鍵詞: 中小銀行 合并重組 整合金融資源 提升風險防控能力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