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d id="dvnsj"><track id="dvnsj"></track></dd>

          <em id="dvnsj"><object id="dvnsj"></object></em>
          您的位置:首頁 >家電 >

          叮咚買菜未過安全線

          2022-02-22 08:51:07    來源:財經故事薈

          最了解你的人未必是隊友,而是對手。

          1月26日,盒馬CEO侯毅在朋友圈向叮咚買菜隔空嗆聲,“上百億資金困在里面,幾乎沒有韭菜。好像一艘撞上冰山的泰坦尼克??績r格補貼贏得競爭的時代結束了。”

          如侯毅所言,叮咚買菜上市之后,股價確實持續下行。

          不過,2月15日叮咚買菜發布的2021年Q4財報,一些數據不乏可圈可點之處,似乎春色初現。

          財報顯示,叮咚買菜Q4營收54.84億元,較2020年同期增加72.0%;凈虧損10.96億元,相較于2020年同期的12.46億元有所縮窄;Q4 GMV為60.04億元,同比增長59.6%;Q4完成訂單數量為1.001億單,同比增長63.1%。

          2021年全年營收同比大幅增長77.5%至201.2億元。

          不僅如此,截至2021年12月,叮咚買菜上海地區已實現整體盈利,對于三年已虧損上百億的叮咚買菜來說,似乎曙光初現。

          面對Q4成績單,叮咚買菜創始人兼CEO梁昌霖信心滿滿,聲稱第四季度是叮咚買菜成立以來表現最好的一個季度,“公司已經找到了盈利的方法路徑,并力爭在2022年期末實現盈利”。

          盡管財報看似喜人,但資本市場并不買賬,此后幾日,叮咚買菜股價絲毫沒有回暖趨勢,仍在持續走低。

          截至2月18日美股收盤,叮咚買菜當日股價大跌9.47%,報6.02美元/股,較上市首日創出的46美元高點已跌近87%。目前,叮咚買菜市值14.16億美元,相較發行之初的55億美元,已下跌七成。

          叮咚買菜業績向好,股價連跌,這背后有何隱情?2022年末叮咚買菜真的能實現全面盈利嗎?

          懷著這些疑問,我們來抽絲剝繭叮咚買菜財報,尋找答案。

          財報背后的隱憂:營收、GMV環比雙雙下降,儲備現金減少

          拆解財報可以發現,叮咚買菜Q4營收、GMV均出現了首次環比下降。

          Q4,叮咚買菜總訂單量為1億單,GMV為60.04億元,營收為54.84億元,環比2021年Q3雙雙下滑——Q3營收61.9億元、GMV70.2億元,營收環比下降11.47%,GMV環比下降14.53%,這也是叮咚買菜披露業績以來,營收、GMV的首次同步下降。

          除此之外,在Q4,叮咚買菜營銷費、前置倉新增數量都較Q3出現了一定程度的下降。

          數據顯示,Q4營銷費為3.58億元,Q3為4.28億元,環比降幅為16.4%;Q3叮咚買菜前置倉新增239個,Q4叮咚買菜前置倉僅新增25個,新倉數量較Q3下降幅度約為89.5%,通過數據可以非常直觀的看出叮咚買菜整體縮減趨勢。

          要知道,Q4一向為傳統電商旺季,叮咚買菜在旺季卻“收兵回營”,縮減業務,一番操作意欲何為?

          其實,早有端倪。2021年Q3,叮咚買菜宣布將調整戰略打法,從“規模優先,兼顧效率”轉向為“效率優先,兼顧規模”,梁昌霖也在財報電話會議上表示——“效率第一,適當考慮規模”。

          叮咚買菜就此實現了大逆轉——上市之初,梁昌霖曾表示,“盈利不是叮咚買菜目前的首要追求,下一步,公司還會進一步擴張,追求更大的規模。”

          其實,互聯網行業“燒錢大戰”并不鮮有,先燒錢換規模,待成為頭部后再謀盈利,也是慣常打法,亞馬遜、美團、滴滴無不如此。

          然而,對于叮咚買菜,乃至整個生鮮電商賽道,盈利一直是行業難題。

          數據顯示,近三年時間,叮咚買菜虧損已累計近115億元,截至2021年12月31日,叮咚買菜擁有現金及現金等價物、短期投資為人民幣52.311億元,而Q3這一數字為68億元,其中包含流動負債應付賬款27.97億元,也就是說是,相比Q3,叮咚買菜Q4的現金儲備減少了約16億元。

          雖然Q4整體虧損幅度在慢慢收窄,但2021年全年,叮咚買菜凈虧損總計達64.29億元,同比擴大超2倍。

          此外,頗為蹊蹺的是,叮咚買菜Q4財報并未披露交易用戶數量,很可能在于,Q4公司用戶規模沒有出現顯著增長。

          整體縮減,營收、GMV首次環比下降,再加上疫情紅利消散,多方桎梏下,叮咚買菜股價的一路下行,并不意外。

          全國盈利有多遠?

          過去很長時間,叮咚買菜一直備受外界質疑的焦點是什么?就是前置倉模式履約成本太高。

          Q4財報顯示,叮咚買菜總運營成本和支出為65.232億。其中,履約費用為17.86億元,占比高達27.4%。

          前置倉的密度決定了送貨速度,同時也要考慮訂單數量是否能夠支撐前置倉數量,雖然前置倉并不對外營業,但選址必須靠近社區,其內部冷藏設備、人員配備缺一不可,要想確保訂單半小時達的優質服務,高額的人工費用不可避免。

          競爭對手一度曾宣稱“前置倉是個偽命題”。

          不過,梁昌霖則始終堅信前置倉模式的盈利可能。

          在2019快消品對接論壇上,梁昌霖分享了叮咚買菜的營收業績公式為“單量*客單價*毛利率”,隨著單量的增長,平攤的水電費、倉儲費和管理費會越來越低,成本是亞線性的,但收入是超線性的。所以“一年左右,(單前置倉銷售)到1000單之后,收入會比成本高。”梁昌霖透露,叮咚買菜滿一年的倉基本是賺錢的。

          在21年Q4電話會上梁昌霖表示,上海的盈利模式未來將擴散到整個長三角,力爭在今年第二季度末實現長三角地區完全盈利,力爭在第四季度全國接近盈利。

          前文曾提到叮咚買菜Q4單量并未有顯著增長,也就意味著盈利需要通過提升客單價和毛利率來實現。

          叮咚買菜管理層在Q4電話會上披露,在上海地區,2021年12月份每單毛利率在28%以上,分選中心的加工和干線運輸的費用率、前置倉履單費用率分別為6%、15%,營銷費用率為7%。

          而財報顯示,叮咚買菜Q4全國平均毛利率為27.7%,產品收入為54.14億元,訂單履約數為1億單。

          按此計算,叮咚買菜的全國平均客單價為54.14元,比上海的66元少了12元。履約費用方面,Q4全國金額17.86億元,在總營收中占比為32.6%,遠遠高于上海地區的21%。

          而在客單價方面,最近,不少消費者反映叮咚買菜產品價格有所上漲,一些水果、蔬菜、生鮮產品叮咚上的價格較高。

          據了解,產品的漲價很大程度上源于叮咚買菜去年的戰略調整。梁昌霖在去年12月初曾表示,“原來,我們講性價比,今天,我們強調品質或者商品更好,甚至我們希望商品不一樣、不同,更適合年輕人對新生活的追求。”由“性價比”轉為“品價比”,通過單價較高的預制菜、自有品牌來提升客單價,正是叮咚買菜縮減虧損的重要抓手之一。

          叮咚買菜自有品牌產品  但查證發現,叮咚買菜全國不同城市的產品價格和產品種類相差無幾,那么為何上海地區能夠率先實現盈利?

          筆者認為主要有以下幾方面原因:一是全國不同地區起送費上有一定差距,上海為39元起送,北京35元起送,天津28元起送,成都15元起送,起送門檻的提高,一定程度上可以抬升客單價,同時降低履約費用占比。

          二是上海作為叮咚買菜的大本營早已深耕多年,當前擁有前置倉數量多,訂單密度較高,市場份額高。

          三是上海作為世界上最大的國際貿易港口之一,城市經濟發達程度有目共睹,生活水平也在中國前列,消費高客單價產品的財力和意愿較高。

          食品飲料創新營發布的《2021預制菜行業現狀與發展前景研究報告》顯示,預制菜的消費市場主要集中于一二線城市。其中,一線城市占比45%,二線城市占比20%,三線城市占比16%。從分布來看,2021年華東地區市場占比最大為32%。其次是華南、華北、西南、華中地區,占比均達10%以上。顯然,上海對預制菜接受度必然會高于其他二線及以下城市。

          綜上,多方因素疊加下,上海能夠成為叮咚買菜全國36個城市中首位盈利的“優等生”也不足為奇。

          上海的盈利模式能夠復制到全國嗎?

          或許不易,全國二線及以下城市來說,無論是整體消費水平還是前置倉密度都難以匹敵上海,通過提升客單價、訂單數量來對沖前置倉成本并不容易。

          此外,據統計當前叮咚買菜覆蓋的36個城市中,一線城市共計5個,二線城市共計12個,三、四線城市共計19個,也就是說當前叮咚買菜布局的地區中,消費經濟中等水平的占據大多數。

          正因如此,上海地區盈利模式要想打破區域壁壘,“生搬硬套”到全國并不容易。

          群敵環伺,叮咚買菜是否進入“安全區”?

          一日三餐都離不開的生鮮,其規模誘惑不言而喻。

          艾瑞咨詢數據顯示,中國生鮮零售行業規模有著萬億級別的市場體量。2020年,中國生鮮零售市場規模已經超5萬億元,預計到2025年將達到6.8萬億元,年復合增長率保持在5%左右。而在中國類似體量、又貼近消費者生活的行業屈指可數。

          因此生鮮賽道這塊大蛋糕雖然“難啃”,卻從始至終都不乏入局者。除叮咚買菜、每日優鮮、樸樸超市等創業公司外,阿里巴巴、京東、美團等互聯網巨頭也相繼出現在生鮮賽道中。

          具體到前置倉領域,每日優鮮可以說是叮咚買菜最大的勁敵。市場份額方面二者獨占鰲頭,據地歌網數據顯示,當前叮咚買菜和每日優鮮二者在前置倉商品銷售營收占比超95%,如此龐大的體量正得益于二者前期“圈地跑馬”戰略,畢竟規模夠大才能獲得融資,有融資才能繼續擴張。

          但“燒錢換增長”終究不是長遠之計,意識到這一點后,每日優鮮和叮咚買菜的戰略均已于去年開始慢慢地發生著變化——縮減前置倉數量,并試圖開拓第二曲線來換取盈利。

          每日優鮮做起零售云和智慧菜場、收購無人便利店品牌“在樓下”,發力無人零售等平臺型業務,并提出“云冰箱”戰略,覆蓋鮮肉、鮮奶等在內的全品類商品,疊加“云超特賣”次日達服務,近來又啟動“百億俱樂部”計劃,重倉供應鏈建設。

          叮咚買菜則先后推出叮咚王牌菜、叮咚大滿冠、拳擊蝦、保蘿工坊、良芯匠人等共計20余個自有品牌。截至第四季度,叮咚買菜共擁有10個食品研發加工工廠,約60個城市分選中心和約1400個前置倉,前置倉面積達50萬平方米。足以看出叮咚買菜想要通過推廣預制菜、自有產品提高利潤的決心。

          在財報中可以看到,Q4叮咚預制菜銷售額占整個GMV的14.9%,自有品牌商品銷售占整體GMV的10.2%,整體占比還較低。

          如果說叮咚買菜與每日優鮮的比拼是在暗自較勁,那么與盒馬鮮生的對決則更多了一絲火藥味。

          主打店倉一體的盒馬鮮生,去年12月還在上海地區推出“斬釘”價,APP內一系列產品價格都低于叮咚買菜。這一舉動,有不少網友猜測盒馬推出的“斬釘”價實為“斬叮”價。

          隨后,盒馬官方回應:“斬釘”價并非“斬叮”,只是回饋消費者、斬釘截鐵降價而已,希望外界不要過分解讀。

          今年年初,有消息稱阿里巴巴集團正在考慮為盒馬鮮生尋求獨立融資,擬估值100億美元,也就預示著,盒馬在2022年需要“獨立行走”了。

          除了前文提及的每日優鮮、盒馬鮮生,來勢洶洶的社區團購也是叮咚買菜不容忽視的重要對手。

          相比“高價+即使達”的前置倉,“今日下單、次日自提”的社區團購模式則更輕、成本更低,通過“犧牲”時效性來降低物流成本。

          目前,美團優選、多多買菜在母公司輸血之下發展速度迅猛,均已覆蓋全國超千座縣市,日單量均突破千萬件,如今全國幾乎每一個省份、縣市用戶都能使用社區團購服務。

          互聯網巨頭們甫一入場,就將自身所長發揮到“極致”。美團作為“地推鐵軍”有著豐富的作戰經驗,王興更是稱“社區團購業務美團優選是十年才有一次的重要機會。”言語中大有All In之勢。多多買菜則是強化了主站App的導流作用。2021年武漢一位多多團長就表示,每天來門店取貨的用戶,幾乎都是新客,很多顧客并非是周邊小區的住戶。

          相比巨頭手握的流量與資本,叮咚買菜在此方面的優勢并不明顯。

          如今生鮮賽道戰局仍在繼續,正處于“狼多肉少”的階段 。東北證券數據顯示,雖然我國生鮮市場龐大,但是生鮮線上化占比仍然較低,以前置倉為代表的即時生鮮配送市場占比更是微乎其微,2020年其市場滲透率不足1%。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公布的一組數據顯示,國內市場已有四千多家生鮮電商,其中只有1%盈利,4%盈虧平衡,95%虧損。

          如此險峻的生存環境之下,無論是巨頭還是初創玩家,想要進入安全地帶,必須闖過兩道關:一是市場份額占比問題,只有在行業中能夠獨占鰲頭,方能有恃無恐;二是盈利問題,擁有被市場認可的自我造血能力,一家企業才能在瞬息萬變的商業環境中屹立風沙而不倒。

          目前來看,叮咚買菜這兩點顯然都還未能做到。

          雖然在前置倉玩家中叮咚買菜所占市場份額比重不低,但生鮮賽道中品類眾多,用戶關心的不是模式,而是能否再最短時間內拿到性價比最高的產品。

          因此,叮咚買菜的對手絕不僅僅是前置倉系其他玩家,而是生鮮到家賽道中的眾多選手。據前瞻產業研究院數據顯示,2021年生鮮到家用戶體驗NPS(凈推薦值)排行分別為:平臺型到家>前置倉型到家>“到家+到店”電商平臺>“到家+到店”商超連鎖,其中除了平臺型,其余三種模式的NPS值均低于行業平均值,可見,叮咚買菜等前置倉系在贏得用戶“芳心”上還有一段路要走。

          至于自我造血能力,這不僅對于叮咚買菜來說是道難題,對于整個生鮮電商行業來說都“迫在眉睫”。

          總之,成立以來,叮咚買菜的增長成績單雖然可圈可點,但要想進入安全區,叮咚買菜還要邁過不少溝溝坎坎。

          關鍵詞: 叮咚買菜 生鮮電商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