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d id="dvnsj"><track id="dvnsj"></track></dd>

          <em id="dvnsj"><object id="dvnsj"></object></em>
          您的位置:首頁 >家電 >

          拼多多殺入快遞末端市場,“最后100米”的暗戰又起?

          2022-02-22 08:51:06    來源:財聯社

          隨著拼多多的入場,已經沉寂了許久的快遞末端市場再起波瀾。

          春節過后,有消息人士稱,多多買菜將要布局快遞末端市場,具體模式類似于菜鳥驛站。同時,《新消費日報》記者也發現,多多買菜被命名為多多驛站,已經開始招攬有資質的驛站入駐。

          一時間,行業爭議四起。

          2月17日,福建省廈門郵政管理局在其官網發布《關于“多多買菜”涉嫌違規經營快遞業務的監管提示》。就在同一天,河南省郵政管理局也發布了監管提示,指出“某電商平臺企業”涉嫌無資質從事快遞業務經營活動,并對相關企業提出嚴正告誡。

          與此同時,近期有市場傳言稱,多家菜鳥驛站收到菜鳥消息稱,要求禁止驛站接入拼多多旗下多多買菜等第三方代收服務系統。

          對于行業以及相關部門的爭議,有拼多多相關人士此前向媒體表示,拼多多并未在多多買菜所有站點開展快遞代收業務,而是為有快遞業務資質的站點提供“多多買菜”代收服務系統。

          事實上,在末端市場,除了第三方的菜鳥驛站,為了緩解末端配送壓力,各大快遞公司在自建末端門店體系,比如中通兔喜、韻達快遞超市、申通喵站、圓通媽媽驛站等。而在第三方驛站及代收平臺中,也有諸如快寶驛站、熊貓快收、小兵驛站等玩家。

          當下,火藥味漸濃的快遞末端市場已經開始了新一輪的暗戰。

          多多買菜攜高額補貼入局快遞末端市場

          “多多買菜的補貼力度的確很大”。張強在廣州經營著一家便利店,同時也兼職做多家社區團購平臺的團長。最近,他和許多團長都發現多多買菜的團長端多了快遞代收的選項。

          經過客服的介紹,張強發現,申請入駐多多買菜代收點服務系統的門檻并不高。只需要繳納1000元的押金。

          張強告訴《新消費日報》記者,首批入駐可享高額補貼,包括入駐補貼3000元、包裹補貼每日最高500元、免費短信和智能語音通知、入駐即送PDA和打印機等等。

          值得注意的是,宣傳海報還提示,多多買菜代收點目前與中通、圓通、申通、韻達、郵政、極兔等快遞公司已經實現了系統打通。

          不過,張強也向《新消費日報》表示,加入多多買菜的代收點服務系統容易,但要想拿到補貼,還是有門檻的。

          《新消費日報》從部分已經加盟多多買菜代收點服務系統的站點處了解到,要在成為合作站點的一定期限內,使用多多買菜的末端系統來操作每日包裹的出入庫,當日出庫包裹達到一定數量才能拿到相應的補貼。

          而3000元的入駐補貼也是按每次1000元,分別在站點的經營有效天數滿30日、60日、90日進行發放。

          一名快遞小哥向《新消費日報》記者表示,在快遞派送時,如果用戶不接電話,往往也以短信形式告知。“包裹多時,一天會發上百個短信,有時快遞業僅短信費就是筆不小的開支。”

          顯然,諸如免費短信等多多買菜代收點的加盟補貼政策,都是針對末端市場目前的經營痛點所制定的。

          快遞末端市場火藥味漸濃

          從補貼的門檻就不難看出,目前多多買菜的代收點服務系統更想爭取的是驛站這類的快遞末端。

          李偉在河南開封經營著一家菜鳥驛站,他告訴《新消費日報》,除了加盟費,每月經營驛站的成本包括房租、人工、短信費以及水電等其他雜七雜八的費用。

          但快遞驛站的收入結構相對簡單,與日均入庫量掛鉤,主要靠快遞的代收費與代寄費。

          一位不愿具姓名的物流人士表示,每天500個包裹量是驛站盈虧的水平線。“一般而言,一個包裹放在驛站,會從快遞小哥上扣0.5元,一天500個包裹,相當于200多元,一個月下來僅驛站包裹,至少就有6、7千元的流水。”

          “這一流水,基本上養活一家驛站了,再加上硬件投入比如網點PDA,和打印機都送的話,那么前期的費用就很低了。”該物流人士談到。

          李偉表示,每個月快遞代收和代寄的費用相對比較穩定,因此不少站點都會嘗試做社區團購之類的社區生意。

          “看到多多買菜的補貼政策,我真的有點心動了”。李偉向新消費日報透露,身邊已經有一些菜鳥驛站要換成多多買菜的代收點,而最近多多買菜相關的工作人員也主動到他的驛站做過宣傳。

          “前天菜鳥驛站區域經理跟我說如果有多多買菜的人來推廣就告訴他,我跟他說了之后,直接跟我說不能合作,否則清退。”在李偉看來,多多買菜目前只做了第三方系代收點服務系統,還沒有直接自建驛站,但已經讓菜鳥感受到了壓力。

          實際上,春節期間菜鳥驛站曾發布的一則《春節復工注意事項提醒》。這則“提醒”顯示:根據《菜鳥驛站合作協議》的相關約定,使用第三方收件系統入庫,屬于違約行為;一經發現,菜鳥則有權按約定扣除12分,并有權與驛站終止合作,且同一合作主體關聯的賬戶一年內無法再次入駐菜鳥驛站。

          有多位菜鳥驛站站長也曾反應,菜鳥驛站在新的學習內容中強調,不允許將多多買菜入庫驛站,被發現后將被永久清退。多多買菜與菜鳥驛站之間的較量,也側面反映出快遞業最后一公里的膠著競爭。

          從2011年到2021年這10年間,快遞業務量增長了26.2倍,而快遞員數量只增長了不到5倍。這一數據差異背后,是快遞末端市場的巨大發展空間。

          事實上,在末端市場的第三方驛站及代收平臺中,除了菜鳥驛站也有諸如快寶驛站、熊貓快收、小兵驛站等玩家。同時,為了緩解收件、配送壓力,各大快遞公司也紛紛自建末端門店體系,比如中通兔喜、韻達快遞超市、申通喵站、圓通媽媽驛站等。

          盡管這則提醒并未明確具體哪家的第三方收件系統,但有業內人士表示,驛站的站點跟系統肯定是一體的,一般情況下都不會允許接入第三方,屬于正常的商業行為。

          一位熊貓快收工作人員對記者透露,各個快遞企業都傾向于扶持自己旗下的末端門店品牌,不少熊貓快收網點出現圓通、中通不再合作,轉向發展自有品牌的情況。

          而多多買菜也面臨這一情況。目前,阿里在申通、圓通、中通等均有持股,未來能否持續接入多多買菜的第三方服務系統依舊成迷。

          不過,行業對于多多買菜進入末端市場最大的爭議在于,多多買菜的做法到底需不需要相關資質?

          第三方服務系統的“資質”爭議

          不過,盡管近期多多買菜的第三方服務系統推廣的如火如荼,但卻收到了地方郵管局的點名。

          2月17日,福建省廈門郵政管理局在其官網發布《關于“多多買菜”涉嫌違規經營快遞業務的監管提示》。

          這份《監管提示》提到,“多多買菜”在廈暫未取得快遞業務經營許可,本市企業和個人在加盟合作、業務委托等過程中應加強經營資質審查,不得未經許可經營快遞業務,也不得委托未取得快遞業務經營許可的企業經營快遞業務。

          幾乎是同一時間,盡管未具體指明企業,河南省郵政管理局也發布了市場監管提示:不得委托無快遞業務許可資質的企業,經營快遞業務。

          一時間,行業掀起了關于第三方服務系統切入末端市場是否需要資質的討論。

          根據2018年5月1日實施的《快遞暫行條例》,快遞行業屬于國家準入行業,只有經過批準才能從事快遞業。否則屬于違法經營。該第十七條規定:經營快遞業務,應當依法取得快遞業務經營許可。另外,根據《郵政法》的規定,未經批準從事快遞業務,可以被處以五萬元以上,最高二十萬元的罰款。

          對此,日前有拼多多相關人士向媒體表示,拼多多并未在多多買菜所有站點開展快遞代收業務,而是為有快遞業務資質的站點提供“多多買菜”代收服務系統。

          李偉告訴《新消費日報》,長期以來臨時寄存、代收這類的服務與快遞服務在監管上存在差異。

          在他看來,違規與否的關鍵是有沒有落實三個百分百:寄件百分百開箱驗視;百分百實名;百分百過安檢。

          值得注意的是,《快遞暫行條例》第十八條對快遞末端網點有著具體的規定:快遞業務的企業及其分支機構可以根據業務需要開辦快遞末端網點,并應當自開辦之日起20日內向所在地郵政管理部門備案,快遞末端網點無需辦理營業執照。

          也就是說,如果商家僅僅是開設一個快遞末端網點從事快遞代收,只需要去當地郵政管理部門備案即可,無需辦理營業執照。

          李偉表示,目前的現實情況,不少快遞代收點都還沒辦理任何相應執照或者備案。“尤其是在小區里面的代收點,就更不存在這種情況了”。

          事實上,由于驛站還屬于快遞市場的新業態,行業規范化程度還不高。

          諸如菜鳥驛站這樣的頭部玩家,也是在2019年6月之后才相繼獲得浙江、福建郵管局頒發的服務站經營快遞業務許可證,開創了行業先例。

          目前來看,如果多多買菜如果菜鳥驛站一樣自建驛站體系,是需要經營許可的。但如果只是從第三方系統切入的做法是否違規,還需要視具體情況而定。

          “如果只是單純的做社區電商如蔬菜、生活用品等代收服務,還不屬于快遞業務范疇。”李偉表示。

          多多買菜到“驛站”尋出路,社區團購降溫所致?

          在快遞行業專家趙小敏看來,多多買菜選擇在這個時間節點進入快遞末端市場實屬無奈。

          事實上,多多買菜試水快遞末端門店背后,也有對社區團購單量增長瓶頸的擔憂。雖然處于第一梯隊的美團優選、多多買菜已經拿下大半市場份額,但行業整體發展乏力的情況愈發明顯。

          2021年下半年監管介入,整個社區團購行業都開始趨于冷靜,從主要追求GMV(商品交易總額)轉向追求利潤、適度追求規模。2021年初美團優選、多多買菜分別實現日均銷售規模1.8、1.6億元,并提出了2000、1500億元的GMV目標,但據媒體報道,隨著國家對社區電商的監管趨嚴,頭部平臺的全年目標或有一定下調。

          “目前拼多多在客戶增長、市場地位等方面面臨很大壓力”。趙小敏認為,過去兩年,拼多多經歷領導人接班的變化后,在整個末端物流領域的戰略布局并不清晰,由于目前自建物流對其難度太大。拼多多才會希望通過利用第三方服務系統調動快遞物流資源進而提升其服務,最終變成長期合作。

          事實上,社區電商領域已早有“探路者”。

          此前,“阿里系”社區團購平臺曾提出發揮菜鳥驛站在社區的優勢,并由站長負責社區服務的推廣和服務,同時菜鳥驛站用抽傭制激勵站長。這種“站長”直接轉化成“團長”的模式,成為“阿里系”社區電商平臺迅速發展的支撐之一。

          “阿里希望通過菜鳥驛站,打造一個跨越快遞,告別單一服務,面向社區商業、家庭消費的萬億級市場拓展商業空間。”零售行業分析師凌飛宇對記者表示。

          2021年,菜鳥驛站推出“送件上門”,菜鳥明確指出這一服務范圍是特定區域的“淘寶、天貓包裹”。一位不愿具姓名的菜鳥驛站站長對記者透露,雖然規定傾向淘寶、天貓包裹,但拼多多、京東平臺的包裹我們也會派送。

          “我們不允許接多多買菜、美團優選的訂單,但可以接入淘菜菜平臺。就我所在的社區來看,多多買菜、美團優選、淘菜菜的單量相差不大”,上述站長對記者表示,多多買菜如果可以做驛站,應該會影響一部分拼多多的忠實用戶,增加在多多買菜、拼多多的購買頻率。

          “這種模式下,取件的人流量往往可以轉化為門店的客流量”。趙小敏認為,多多買菜希望借助發展快遞末端門店,來提高用戶和‘團長’的粘性。

          而快遞末端市場在2022年的走向,很可能與多多買菜接下來的動作相關。

          “接下來行業會不會有新的戰爭,還要看拼多多是否會出面解決快遞資質的問題。”趙小敏說道。

          (應受訪人要求,張強、李偉均系化名)

          關鍵詞: 多多買菜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