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d id="dvnsj"><track id="dvnsj"></track></dd>

          <em id="dvnsj"><object id="dvnsj"></object></em>
          您的位置:首頁 >家電 >

          手機市場沒有“足力健” ,老年機市場成過氣品牌避難所

          2022-02-15 10:21:04    來源:AI財經社

          虎年春節,鐘意給母親帶回一部智能機,用于替換掉之前的按鍵老人機。像許多60多歲的人一樣,鐘意的母親也玩不轉智能手機。

          鐘意給母親換智能機的想法,源于不久前祖母的突然離世。在外打拼的她,希望以后有更多的時間跟母親視頻,而不只是偶爾打一通電話。

          這是眾多子女給父母換機的原因之一。無論是通信出行,還是社交娛樂,生活的方方面面早已離不開手機。但給父母和長輩買什么樣手機的話題,這些年經常在社交媒體上出現,討論也從未停止。

          傳統意義上的老人機,要么是翻蓋、保留按鍵的功能機,要么是低端的半智能觸屏手機。這些手機普遍售價低廉,高的不過五六百,最低的不足百元,且大多是非主流品牌,甚至是山寨機。

          正是這些特點,使得主流手機廠商沒有一家推出過專門針對老年人的機型。而一款普通機型,幾乎可以滿足不同人群的需要。手機市場沒有辦法像衣服鞋子的品類一樣,誕生老年人專屬的品牌。

          手機市場沒有“足力健”

          “手機不像衣服鞋子,用戶類型劃分很多邊界是模糊的。”手機廠商品牌方面的資深人士煒浩對記者判斷,不會出現手機市場的足力健。

          足力健在2015年才成立,在洗腦營銷的助力下,已成為老人鞋領域的領導品牌,占據了近半數的市場。

          在煒浩看來,市面上通常所指的老人機體現了老年用品產業發展的滯后。“不應將老年手機用戶圈定在一個特定的產品范疇,他們需要的不僅僅是大字體、大圖標和更宏亮的語音提醒這些基本功能,他們更應該借助于當前AI、傳感器、語音交互、可穿戴等技術,獲得直覺式、個性化、可演進的智能體驗。”

          手機行業資深分析師吳怡雯觀察,身邊一些60多歲的老人實際上是抗拒“老人機”這類概念的。“他們并不喜歡被貼上這樣的標簽。”她告訴記者,對于這些人群,其實只需要現有主流手機品牌廠商做一些適當的針對性系統軟件優化就可以了。

          老年人不像年輕人一樣擁有“手機焦慮癥”。一名受訪用戶告訴記者,即使是換上了智能機,他退休在家的父親還是經常不帶手機出門,“沒有那么強的手機依賴,一部千元智能機完全能夠滿足日常需求”。

          主流手機廠商們也普遍沒有專門針對老年人的機型。在手機行業高度成熟、品牌產品普遍有保障的今天,許多人給長輩買手機都秉持著相同的理念,夠用耐用就行。而這完全可以被品牌智能手機所滿足。

          河南一家手機綜合賣場的老板楊曉丹記者,任何時候有給老人選購手機的客戶進店,她的建議都是“購買智能機,且不要超過1500元”。

          記者從頭部廠商處了解,千元以下手機市場份額已經跌至10%以下,達到了國內手機行業近10年發展以來的最低水平。其中,傳統廉價老人機遭受到的擠壓現狀可想而知。

          實際上,OPPO、vivo、小米、榮耀等品牌的很多千元機系列都是老人在用。以功能機為代表的傳統老人機市場,已經被無限壓縮,生存空間越來越小。

          一位調研過老年用戶市場的行業人士對記者表示,老人機是一個有些模糊的市場,在加速老齡化趨勢下,老年智能機用戶在快速增多,老年人用的絕大部分已經并非市面上所指的老人機。“48%的老人(65歲以上)使用的手機是子女淘汰的二手智能機,21%的老人會自行購買或者由子女購買全新的智能機,僅有10%不到的老人用戶會購買或者由子女購買老人機或者按鍵功能機。”

          傳統老人機仍然存在需求,但被淘汰似乎只是時間問題。“再過5年,等60后步入老年,智能終端和各種移動互聯服務的教育就不是大問題了。”煒浩表示。

          十年前,以老人機為代表的低端功能機還有約20%份額,但到了2019年,老年人使用非智能機的意愿已經明顯降低。根據調研機構GfK當時的統計數據,當時中國市場上老年人群體有使用功能機意愿的比例已經僅剩4%左右。

          老人機市場就像是智能機對功能機未完全革命的一片殘存地帶。不過,時代車輪向前的趨勢已經不可逆。

          過氣品牌的避難所

          主流的手機廠商們更愿意標榜自己的年輕屬性,而傳統意義上的老人機已經成為過氣品牌的避難所。

          年輕人的市場具備無限想象力。2011年小米以“年輕人的第一部手機”的名義發布首款機器。OPPO、vivo同樣注重年輕賽道,多年來從產品設計到娛樂營銷,都幫助它們打上了年輕化的品牌標簽。OPPO旗下的realme和vivo子品牌iQOO,更是極力討好Z世代群體,前者主推潮流設計,后者則深耕電競手機。

          有調查顯示,全球超過25億的Z世代人口中,半數以上每天在手機上花費的時間超過5小時。對比之下,黏性和使用頻率沒那么高的老年人手機用戶往往會受到忽略。這也為一些邊緣手機品牌提供了機會。

          在電商平臺檢索老人機,銷量靠前的品牌機型,出現最多的是飛利浦、諾基亞、紐曼、天語這些已經過氣的名字。這些品牌都曾在手機市場發展過程中的某個時期或階段,有過輝煌的歷史或特定的成績,但大多走向了出售、被并購或破產倒閉再救贖的命運。至今,幾乎已經被絕大部分主流消費者所遺忘,成為遠離主流大眾視野、游走在市場淘汰邊緣的品牌。

          “老人機、備用機成為它們的避難所。”一位手機渠道人士稱,在飽和競爭的情況下,很多渠道商已經沒有精力再銷售這些品牌,傳統老人機的銷售集中在線上和綜合賣場。

          但在河北地區經營著多家手機賣場的老板明楷,對老年功能機的經營熱情也已經大幅降低。“店里銷量,從2020年至今已經跌去了一半。”他告訴記者,之前一個月能賣110部左右,現在月均只有不到50部,“顧客越來越不認了”。

          而銷量下滑明顯的一個重要因素,是沒有保障。

          北漂小伙陳自箏在把父母的手機更換成品牌智能機前,曾買過不下5部老人按鍵機。

          這些廉價手機的使用壽命大多在一年左右。特別是他的父親,平時要打零工,手機磨損快,更換頻率更高。“很重要的一部分原因也是因為這些老人機不值錢,便宜的一百多塊錢一部,有時候父親出去干活,手機磕磕碰碰并不那么在意。”

          他還記得,快速淘汰的這幾臺功能機,幾乎都出了“硬傷”。其中,最早的那部是聽筒莫名失效。

          按鍵功能機之外,老年智能機也成為過氣品牌們想要抓住的稻草。“有一個牌子,酷派。今年重新開始運作,起步定位就是699到1099之間的配置??崤傻匿N量還是不錯的,怎么說起來也是個老牌子,一些顧客還是都知道的。” 明楷告訴記者。

          他認為,在被擠壓出主流智能機市場之后,酷派以正意圖借助老人機反撲。據了解,酷派的產品定價在699元到1099元之間,在渠道上采取了“免費鋪貨”的策略,簡單理解就是可以先免費提供幾部給到渠道商,等你賣出去了再支付貨款。“好賣再進貨”,這樣就把渠道商的風險降到最低,幫助他們有效排除了疑慮。

          渠道政策開放的同時,酷派還拿出了額外的福利。“雖然酷派賣一臺利潤只有30元,但是會返100元的紅包,相當于賣一部幾百塊錢的機器有一百多的利潤。此外,每周還會組織經銷商線上抽獎,賣的多抽的多。獎品最高是手機,其次是充電寶、耳機等。”明楷說,酷派的策略,目的就是籠絡渠道。

          不過,如酷派一樣的三四線品牌仍未逃脫頭部品牌的涉獵范圍,面臨著諸如紅米、realme、iQOO等大廠子品牌產品價格下探的競爭壓力。

          時間會抹平鴻溝

          “單純的老人機并不能幫助老人跟上時代的腳步。”一位手機行業分析人士對記者說。老人機除了便宜,對于老年人的幫助或者生活提升微乎其微,這是他認為老人機會被淘汰的根本原因。

          2020年,央視專門報道了身處智能時代老年人的困境,他們出門因為不會使用手機掃碼無法提供健康寶,以及不會手機支付,給生活造成了太多的不便。“等等老年人!”,一度成為公眾輿論中最大的呼聲。

          尤其是疫情以來,諸多生活需求、應用和服務轉到線上,放大了這條鴻溝。

          陳自箏有著切身體會。他在一年多前給父母的功能按鍵機換成了千元品牌智能機,二老都是60多歲的年紀,文化水平有限,上手學習智能機并不是那么容易。換了智能機的父母總是有各種問題,“輸入法調成手寫”、“電話號碼怎么存”、“如何在微信里給別人分享內容資訊”,這些基礎的操作問題,占用了陳自箏回家的大量時間。

          因為功能機基本只能接打電話收發短信,沒有其他太多的應用場景。它所謂的這種易用,只是建立在非常有限單一的場景上。對一些年紀特別大的、對手機沒有額外需求老人,那帶按鍵的功能機可能確實有優勢,簡化熟悉的操作方式和超長的待機時間都是實用的功能。但今天社會的快速變化,已經要求也需要老人群體,都具備相應的智能機操作能力。

          相比于給他們一部大字功能機,老年人更需要被彌補和填平智能鴻溝,這需要更多智能手機廠商、內容應用和服務商,以及產業鏈共同努力。

          陳自箏發現,在教會父母上手智能機后,他們還是獲得了很大的體驗提升。“我爸媽現在沒事也可以刷刷短視頻了,生活增色了不少。”他告訴記者,智能手機除了增多了父母與這個世界的互動,也帶去了娛樂方式,豐富了他們的生活。他為父親下載了象棋游戲,給母親安裝好了她想要的廣場舞APP。這讓不能長期陪在父母身邊的陳自箏感到一絲欣慰。

          這其實也得益于,目前幾乎所有品牌手機都具有關愛模式或老人模式,有些甚至研發了針對老年人的“遠程協助”功能。

          一位做過手機銷售的人員告訴記者,他之前工作的手機門店會有免費的老人培訓活動,門店甚至建立了專門的售后服務微信群,用于線上給顧客解疑答惑。即便現在的智能手機看起來已經非常簡單易用了,且為老年人群體提供了很多輔助性的功能,但在他們當時的微信群中來自老年人的求助和咨詢數量依然還是非常多。

          如何幫助老年人在智能時代不掉隊,這條路依然任重道遠。在該銷售人員看來,完全指望手機廠商們的努力不現實,“老年人的信息化普及教育,更需要公共社會服務和家庭成員的幫扶。”

          老年人面臨的很多現實困境,都不是單靠智能手機能夠解決得了的,普及教育與做一款易用的產品同等重要。

          現在老年群體面臨的智能鴻溝很大程度上是社會發展進程中階段性不可避免的現象,隨著60后甚至70后更多年齡段的群體步入老年,很多與市場教育有關的問題都會慢慢迎刃而解。

          “解決這個鴻溝最有效的方式就是靠時間來抹平。”煒浩堅持他一貫的態度。(鐘意、煒浩、陳自箏為化名。)

          關鍵詞: 智能手機 老年手機

          相關閱讀